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数字经济智库

-- 研究院动态 --

加强国别专家库建设 提升企业走出去安全指数

—推进国别专家库建设 不要让马里事件再次发生

导语: 近年来,索马里护航、利比亚撤侨和吉布提军事保障基地也标志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国家海外利益面临的风险。因此,走出去第一步的海外利益风险评估非常重要,与此同时投资地国别安全形势的动态数据也至关重要,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至今为止尚无详细的研究报告对国别、地区的整体投资环境和风险预期乃至社会环境进行针对性的分析。 在此背景下,凤凰国际智库通过组建国别与海外利益研究团队对海外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做出预警和提出处理方案,加强海外风险评估和信息建设,进行海外的情报信息收集。以一带一路和全球地区划分为基础建立国别专家库,建设高效实用的信息收集网络和实时有效的动态数据库,以大数据为基础,研究编制有关海外同胞生存与投资安全等方面的综合评价指数,进一步加强海内外各类信息分析、预警和报知,为中国走出去大战略的推进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谢婷婷,凤凰国际智库高级研究员、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中国政府于2013年提出共建“一带一路”(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简称the Belt and Road,即B&R)的倡议,顺应经济全球化的潮流,致力于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这一倡议得到了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的响应,也势必进一步推动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和市场的对外开放和融合,是中国走出去战略的具体实践路径,也必然推动中国企业(包括央企和其他私营企业)走出去开发、投资的规模和频率。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面临这不少困难和挑战,其中最为厉害关切的不外乎人员和财产的安全问题。例如近期(2015年11月21日)发生在马里的暴恐袭击中,就有3名我国公民在马里人质劫持事件中遇害,都是赴马里交通部洽谈合作项目的中国铁建国际集团高管。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也对此做出回应,要求有关部门加大投入和保障,加强境外安全保护工作,确保我国公民和机构安全。因此,在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同时,如何确保走出去企业资产和人员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一个迫切需要研究的重大现实问题。

 

所面临的主要风险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所面临的风险主要包括如下几类:一是政治风险,指驻在国(地)的政治变革或政治变动,导致国际经营活动中断或不连续、蒙受损失的可能性;二是经济风险,指驻在国(地)宏观经济形势变化给企业带来经济损失的风险,如通货膨胀风险、主权风险、外汇风险、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等;三是自然灾害风险,指由于自然异常变化造成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社会失稳、资源破坏等现象或一系列事件;四是医疗卫生风险,是致使个人患病或受伤害的几率加大的任何属性、特征或风险;五是恐怖活动风险,指以制造社会恐慌、胁迫国家机关或者国际组织为目的, 采取暴力、破坏、恐吓或者其他手段,造成或者意图造成人员伤亡、重大财产损失、公共设施损坏、社会秩序混乱等严重社会危害的行为;六是社会治安风险,指影响社会治安的各种矛盾、因素。社会治安是指社会在一定的法律、法规及制度的约束下而呈现的一种安定、有秩序的状态或状况;七是其他风险,包括境外发生的可能对境外中资企业和人员造成危害或形成潜在威胁的其他各类风险。

实际上,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因为许多安全危险低且回报率高的国家和地区早已经是西方国家的势力范围,因而很多中国企业的投资区域是非洲、拉美和亚洲等资源丰富但局势比较动荡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在上述提及的风险程度上等级比较高,这也是西方国家不敢或不愿进入才给予中国企业进入空间的原因。以中石油为例,2012年,它的海外油气投资项目发展到了30个国家,技术服务业务分布50多个国家。这些国家和地区中,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国际安保机构和中国外交部认定为较高风险或极高风险的级别,安全环境十分严酷。 根据笔者参与华侨大学骆克任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海外华侨生存安全预警机制研究”逐年跟踪和收集的数据资料,笔者所在课题组跟踪调研收集2000—2013年的涉侨突发事件,进行分析后发现如果将涉侨突发事件危害程度按一级最为严重、五级危害程度最轻来分类的话,当今全球属于一、二、三级的严重涉侨突发事件,主要爆发在非洲、南美洲、亚洲区域,以政治骚乱、武装暴力和影响恶劣的一般犯罪为主,其中,非洲突发事件大多数会伴随大规模人员伤亡。

至2014年,已经跟进收集新闻报道涉及海外人员生存安全重要事件达到702个突发案例,虽然其中包括已经入当地国籍的华人,但是涉及中国企业的突发案例并不少,并且一旦涉及,损失和伤亡都比较重大。从分布情况来看,欧洲、亚洲和北美洲属高发的大洲,分别占总突发事件数的25.8%、25.2%和20.8%,合计占总数的70.9%。从事发概率看,各洲高突发事件类型均为一般犯罪和其它事件。但在非洲,政治骚乱却是该地区的次高突发事件类型,达到了30.1%。 如果剔除难以避免的自然灾害,各洲需主要防范的突发事件类型是:北美洲的学生事件和民族歧视;大洋洲的学生事件;欧洲和南美洲的民族歧视;亚洲的政治骚乱、游行示威、民族歧视和武装暴力;非洲的政治骚乱和武装暴力。可以看到,虽然中国公民在海外遇到的突发事件主要还是一般犯罪和其他事件,但是对于中国企业投资比较集中的非洲、拉美和亚洲地区,政治因素和武装暴力却是比较突出的风险所在,同时造成严重事态的涉我企业突发事件也是发生在这三个地区。

 

 

生命至上、以人为本、预防为主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面临的非传统安全挑战不少,但是从根本上来说需要保障的无非是资产和人员的安全。从安全管理战略的角度来说,生命至上、以人为本、预防为主应是企业的首要安全管理原则。对于企业来说,走出去投资的第一步必须谨慎并且做足功课,在风险评估方面需要提前对投资地的环境进行尽职调查,包括合同安全、人员安全、场所安全、作业安全、物流安全、信息安全、医疗卫生安全、财务安全、保险保障以及环境安全等各个方面都应进行详尽的考察,而不是道听途说利润丰厚便一头扎进去。此外,安全培训和突发事件应急管理方面也应有所预备并提供保障。以上所列举的各项事宜是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需要做足的准备和提供的资源保障,做到上述要求,企业在海外面临突发的非传统安全风险时便可以降低损失,尽量保障人员和财产的安全。

但是,要实现如上所详列的指导方案,并非易事。对于央企等大型国有企业,也许还能提供充足的资金和后勤保障来尽量满足上述要求,但是走出去企业中还有大量的中小型私营企业,他们并没有雄厚的资金和资源来进行安全管理和风险评估方面的工作。而且,进一步地,在面临比较重大的政治暴动或恐怖主义袭击的情况下,即便央企等大型国有企业本身也无法应对。所在国家政局的稳定性因素在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非传统安全风险中的比重在逐步加大,尤其是在在非洲和亚洲,政治矛盾是导致海外企业财产和人员生存安全事件的主因,而随着中东地区恐怖主义势力的逐步泛滥,该地区的政局动荡也深刻影响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重视国别研究,推进国别专家库建设,提升预防与预警能力

从上文的突发事件数据分析可以看到,影响企业生存安全的因素很多,不同区域乃至国别、地区导致突发事件的原因也各有侧重点,因此,不能一概而论地讨论影响海外企业生存安全的要素。因此,走出去第一步的风险评估非常重要,与此同时投资地安全形势的动态数据也至关重要,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至今为止尚无详细的研究报告对国别、地区的整体投资环境和风险预期乃至社会环境进行针对性的分析。迄今为止,可以找到比较全面一些的资料就是商务部走出去公共服务平台所提供的国别(地区)指南,但总的来说是比较基本的情况介绍,投资地法律和政策方面的介绍比较详细,但是对于风险的评估、预防和预警却不是静态的指南能够实现的,需要动态的数据库收集、分析风险,做出趋势性且及时的预警。

正如上文分析指出,全球各大洲需要重点防范的涉侨突发事件有所差别,在不同地区也呈现不同问题发生概率不同的情况,需要分地区区别对待,这就需要中国政府加强对各地区和所在国信息进行针对性收集,加强海外风险评估和信息建设,同时加强对海外企业及其人员的安全培训,并且及时提出预警。例如,在政治矛盾比较突出的地区,如亚洲、非洲和中东,中国政府特别是所在国的使领馆需要密切关注所在国的政局形式,及时对一些诸如排华、政治骚乱等事件提出预警,加大平时护侨、紧急时撤侨的硬件建设和预案准备。健全与完善以“一法一案三制”为核心的海外同胞应急救援响应机制,构建可操作的救援响应体系,加强救援响应的保障支撑。

而对于民族歧视比较严重的欧洲和南美洲地区,则需要侧重于努力消除外国人对海外同胞因民族主义情绪产生的排斥心理,让其认为中国人的到来有利于他们的发展。要做到这一点非常难,像欧洲等国家对于海外移民的歧视和偏见由来已久,这就需要海外华人积极参与所在国的政治,提升海外华人的政治权利,在促进当地经济繁荣的同时更好地保护自身的利益。从我国政府的角度,可以通过加强媒体的宣传教育,促进海外同胞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尊重当地的文化风俗,减少海外同胞的犯罪事件和文化上的冲突事件,与当地民众更好地融洽相处。如告诫海外留学生尽量减少因个人问题产生的犯罪事件,以及因不当的个人行为如炫富行为、不文明举动、投机倒把等引发的社会犯罪事件等。总的来说,虽然中国公民在海外遇到的突发事件主要还是一般犯罪和其他事件,但是对于中国企业投资比较集中的非洲、拉美和亚洲地区,政治因素和武装暴力却是比较突出的风险所在,同时造成严重事态的涉我企业突发事件也是发生在这三个地区。

因此,对海外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做出预警和提出处理方案,最根本的在于加强海外风险评估和信息建设,需要花大力气进行海外的情报信息收集,建立分国别和地区的海外生存安全信息数据库。我国6千万多万侨胞,分布在198个国家和地区,加上以每年1000万人次增长的走出去公民,形成中国庞大的海外同胞资源,他们不只是我们保护和服务的对象,更是海外信息工作的有生力量。特别是在构建海外信息网络上,他们是最大最可靠的信息来源,也是信息服务的主要参与者和收益者。动员海外民众,团结各方力量,开创政府主导,民众参与的海外信息网络建设的新路子,是大数据时代下获取准确、有用信息的好办法:建设高效实用的信息收集网络和实时有效的动态数据库,以大数据为基础,研究编制有关海外同胞生存与投资安全等方面的综合评价指数,进一步加强海内外各类信息分析、预警和报知。在具体实践上,可以尝试进行体制机制创新,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市场运作道路,推进国别专家库的建设,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坚实的资讯和咨询平台。信息的收集、整理和分析需要智识的贡献,也需要一大批国别专家的投入和付出,在这个方面国内的现有积累还是比较薄弱的。国别信息动态数据库和专家库的建设可以同步推进,同时取得成效,也将为中国走出去大战略的推进奠定坚实的基础。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