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数字经济智库

-- 一带一路与国别研究 --

黄日涵:直击密松水电站被叫停真相

来源:来源:环球时报犀客 作者:黄日涵

  密松水电站曾是中资公司走出国门的典范,但在开工一年多就遭遇搁置,迄今,这项规模堪比中国三峡大坝的工程已成为中国海外工程人心中的一道伤口,也是中缅之间的一个大疙瘩。

  今天,我们在北京迎来缅甸新政府的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她此次访华能否带来密松电站的重启,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虽然媒体对密松的报道很多,但真正走进密松的人寥寥可数,今年年初,笔者一行在密松走访调研,试图解开一些缠绕于密松水电站项目遭遇搁置的真相。

  

  缅甸密松和其培水电站施工电源电站

  人们常常认为密松电站是因为没有做好环境评估和保护而造成了项目停滞。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项目停滞背后的深层次原因除了域外大国力量的介入,还有缅甸国内被煽动起来的民族情绪,再加之克钦邦纷繁复杂的各派势力博弈。

  "圣山龙脉"是个乌龙神话

  有关密松是克钦人"圣山龙脉"的说法,近些年被炒作得很热。但笔者来到密支那与当地人交流,当地人却表示,他们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受到的教育,大多提到密松是河流交汇处,是伊洛瓦底江的发源地,但没有明确的说法认为密松是"龙脉",是"圣地"。

  2008年至2009年间,开展项目社会影响评价的专家在当地进行的移民意愿调查中,收回300份问卷,无一人反映说密松是他们的圣地。

  既然如此,克钦人为什么忽然反对密松水坝呢?带着种种的疑惑,笔者来到了两江交汇处,这一天正赶上圣诞节,许多当地游人来到汇合处,乘船,烧烤喝酒。经过与他们的攀谈,当地人表示,在这个地方烧烤喝酒由来已久。笔者不禁感到疑惑:如果真的是圣地,在这进行烧烤喝酒是否有些欠妥?

  

  在密松看伊洛瓦底江景色

  在两江汇合处,顺着村落的方向,清晰可见一个金色佛塔。在两河交汇处有佛塔已经有很长的历史,现存这座塔是1972年重建的。更为奇妙的是,1972年在重修这座金塔时,曾经出土一件铜书,铜书铭刻的文字预言:"未来密松的水会变宽,会变深,河流可以通到中国,可以做生意"。由此可见,此处的佛教传统由来已久。

  问题来了:克钦族最初信仰的是万物有灵,后来大多信仰基督教,倘若密松是克钦族的圣地,克钦人又怎会容许在圣地修建佛塔?

  且据缅甸问题研究专家石安达的研究,克钦˙景颇族神话中的龙崇拜图腾被克钦˙景颇族为反对修建电站而利用了。由缅甸克钦人士和海外克钦人士在泰国建立的非政府组织"克钦发展网络"组织以该神话为依据,在2007年发布报告反对修电站。这个被建构出来的神话通过宣传之后,逐渐成为克钦邦甚至缅甸人的"共识"。

  而在克钦邦居住的民族除了克钦族,还包括生活在平原和河谷低海拔地区人口比例超过50%的掸族(缅甸称掸族,中国称傣族)。克钦族长期居住在山区,直到近代才有人逐渐迁徙到密松一带,因此所谓的密松自古就有"圣山龙脉"一说,并不成立。

  缅甸曾邀请日本建密松水电

  其实,早在1952年缅甸政府就有开发密松水电站的规划,1979年就进行过查勘。2002年,缅甸政府邀请日本公司KEPCO在迈立开江和恩梅开江汇合口处做了密松电站综合开发规划的设计,而最终日本放弃这一项目的原因,一方面是担忧民地武组织的冲击;另一方面是觉得发出来的电缅甸根本消化不了,日本也不具备把电卖给中国的实力。如此一来,有实力和意愿接手这一项目的只剩下中国。

  2006年10月31日,缅甸政府在第三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上邀请中电投开发伊洛瓦底江、钦敦江等河流的水电。同年12月,中电投与缅甸第一电力部签署了伊江上游水电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

  

  密松水坝效果图

  中企获得了密松六族族长的认可

  为更快促成这一项目,中电投邀请了克钦族(包括景颇、傈僳、若旺等六个支系民族)最有威望的六族族长座谈,六族族长都欢迎中国公司到密松来投资发展,以解决当地经济贫困和缺电等问题。当时,并没有任何一位族长表示密松是他们的圣地,反对修建水坝。

  根据中国与缅甸方面达成的协议,伊江上游密支那以上流域规划设计包括密松、其培、乌托、匹撒、广郎普、腊撒、耶南7级电站和1座施工电源电站。目前,除了密松项目停滞之外,其他项目也因地区冲突而无法启动,整个伊江水电开发项目暂时全部停滞。可见,"圣地"一说并不能解释为何所有项目都无法重启。

  

  2011年,正在施工的缅甸密松水电站工程

  中企的环境评估细到蝶类

  关于外界指责的中国企业缺乏环境评估问题,中资企业更是吃了哑巴亏。早在2005年,长江设计公司就开展了流域水电开发设计工作,多次组织地质、人文、环境等方面的专家进行现场勘测。2009年,长江设计公司、中国科学院水工程生态研究所、华南植物园、华南濒危动物所,缅甸生物多样性及自然保护联盟等单位100多人组成的环境联合专家工作组,共同对伊江水电开发工作进行了环境评估工作。联合工作组对流域内7个水电站的植物、植被、哺乳类动物、鸟类、蝶类进行专项调查工作,并与缅甸专家进行多次交流和讨论,最终在2010年5月,完成了《伊江上游水电开发环境影响报告书》,并在2011年1月获得缅甸政府批准。而在企业社会责任工作方面,中电投更是深耕多年,多方面发力。

  

  

  密松水坝的一处移民村

  

  中资公司去年在移民村学校举办奖学金发放活动

  关键是克钦地方力量想分利

  2011年,缅甸总统吴登盛以"民意"的反对为由,暂停了密松的项目。具体到现实的民意,最重要的自然是来自克钦族的反对力量,归根结底,还是利益的纠缠导致项目的难缠。

  一方面,密松水坝要淹没的390平方公里土地吉,有接近一半是独立武装克钦军控制的地盘。另一方面,缅方将来从项目获得的收入全由缅甸政府代表国家获得。分不到好处,还要损失利益,这样的赔本买卖克钦军自然是不干的。

  当地比较有名望的克钦族85岁老人早甘的说法也证实了这一论断。早甘说,他们可以通过游行让工程停滞,但现在,只要让一些利益给克钦军,他们同样可以通过游行让密松项目复工。克钦军希望获得利益,而缅甸内部的利益分配应由该国内部协商解决。但2011年6月缅北地区发生冲突后,一直未实现和平,缅甸中央政府与克钦军协商利益分配很困难。多方之间的博弈,使今日的僵局难以化解。

  

  在当地巡逻的克钦独立军

  加上有教会势力渗透的反水坝组织常年活动,杜撰丑化中国企业的负面消息,并通过电台、出版物影响当地民众,给项目重启带来重重阻力。另外,转型期的缅甸,民意容易被操纵,一些组织将民众对军政府的不满转嫁到军政府时期中缅合作项目上来,中资项目成为一定时期内各种情绪释放的载体,这些才是问题的根源。

  (作者为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