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 微信公众号

中国海外利益研究网-----关注“一带一路”与海外利益、反恐研究

-- 能源 --

黄日涵:海外煤炭布局亟待规避政治风险



发表自:中国产经新闻报 



一直以来,中国煤炭企业不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但是企业走出去总会遇到这样那样不可预测的风险,就会导致海外投资成功率较低的情况频频出现。

之前,1月份蒙古国新政府更迭,蒙古煤矿公司ETT称其将不再履行协议向中铝集团供应煤炭,使得中铝蒙古煤炭投资陷入了困局。这一现象只是中国海外煤炭投资的一个缩影,管中窥豹可见一斑。那么如何才能实现海外煤炭破局,实现“走出去困境”?《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近日就此对国际关系学院中国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黄日涵博士进行了专访。

《中国产经新闻》:海外投资不确定性有很多,在您看来主要有哪些风险?

黄日涵: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遭遇的政治风险主要包括6个方面:

一是战争风险。即海外投资地东道国发生革命、政变、战争或者暴乱,造成我国跨国投资项目中的资产和人员受到破坏、损失、被夺取或被留置的风险;

二是遭遇恐怖袭击。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在非洲和南亚地区已经多次遭遇绑架事件。

三是大规模排华骚乱。由于社会制度和文化认知的差异,有可能引发海外投资地东道国对跨国企业的反感或反对,最终引起骚乱或大规模排华事件,扰乱中国跨国企业的经营秩序,并导致重大经济损失。在东南亚地区,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地就曾经发生过严重的反华和排华事件。

四是政府腐败和效能低下的风险。主要指的是海外投资东道国的法律制度不完善而导致的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或不作为,从而造成中国企业成本上升所带来的损失。

五是没收征用和国有化风险。虽然进入21世纪以后,这一类风险并不常见,但也需提防。

六是东道国政府违约风险。非洲一些国家,由于政治环境的不稳定,很容易发生部族冲突、政权更迭等,新政府上台后,往往会对外资项目进行重新评估,要么索性不承认前任政府的承诺,这些风险后果最终都只能由跨国投资的企业来买单。

《中国产经新闻》:由此可见,常见的政治风险谨慎选择投资地是煤炭企业必须在煤炭对外投资过程中认真思考的一个关键因素。那么您认为海外煤炭投资近期应重点开发是哪些国家?

黄日涵:对于海外煤炭投资而言目前风险系数较大的是莫桑比克、印度尼西亚;而哈萨克斯坦、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政治风险指数较低。尤其是澳大利亚政局稳定、法律健全、资源丰富且赋存条件较好,该国煤炭资源的购并也相对比较活跃。因此,海外煤炭投资近期应重点开发澳大利亚煤炭资源,在立足澳大利亚市场的基础上,把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以及东南亚和西亚地区作为中长期目标市场,非洲、南美洲则可以作为中长期目标市场。

《中国产经新闻》:为了有效规避跨国投资过程中的风险,在您看来“走出去”的中资企业需要如何做才能走得远?

黄日涵:为了有效规避跨国投资过程中的政治风险,内外兼修,苦练内功不仅是海外煤炭投资的必经之路,也是所有“走出去”中资企业的必须课。


    在企业海外投资的准备阶段,首先就要加强对外投资人才培养和储备,只有有了充分的人才储备,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其次,在投资之前,需要对地区环境和国家政治环境进行科学全面的评估,慎重选择投资对象国。在选择投资国时,应该全面、综合考虑该国政治局势、经济和人文环境,相关的投资政策和法律等诸多方面因素。与此同时也要对当地煤炭资源赋存特征、地质构造、安全因素进行综合调研;对煤矿所在地的配套设施,如区位优势、交通条件、电力供给应进行细致考察;对煤炭市场需求、营销成本、投入产出及企业效益进行测算分析等;对投资区域内与煤炭产业相关联的产业链条中各点产业发展情况和煤炭“上下游”工业产品和附加值状况进行调查,以利于煤炭综合利用和深加工,拓展产业链。只有充分综合评判之后,才能为海外煤炭资源投资奠定良好的开局。